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Sebafans - 蝶迷討論區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266|回復: 4

[奇幻冒險] 陰陽路系列 1~3 作者:林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12-19 11:37: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班班 於 2011-12-19 12:41 編輯

作者:林綠 出版社:蓋亞 繪者:AKRU



卷一介紹:(封面可愛的小七兔)

  林之萍有些糟糕嗜好,一是逛墓地,二是出門散步常會不分狀況撿回小動物,
  這次更直接從墓地撿了個渾身是傷的少年道士回家。
  家裡已經有個凶惡賢慧的美少年大兒子(也是撿來的),一個附身在熊寶寶身上的囝仔魂,
  現在她還一心想讓少年拋開顧忌加入這個家庭,然後一家四口從此和樂融融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但是她全然沒想到,兩個兒子一個招禍一個倒運,一個至陰一個極陽,
  再加上覬覦兩種極端天命的鬼妖與術者……一連串人神妖鬼的交鋒下,這個家的未來,註定將充滿變數。


卷二介紹:(封面腹黑的夕夕美人)

  犯桃花果然會走霉運!

  林之萍的異性緣莫名其妙高到破表,舊情人、老同事、孩子導師、孩子乾爹,一個個苦苦排隊等候補。
  可是在這前後,瘟神(是真的瘟神啦)找上她,她成了神祕傳染病的頭號帶原者;
  成精的戲偶奪舍她的身體,囚禁她的魂魄……在真正的桃花來之前,一條小命,已經三番兩次險險不保!

  相處愈久,秘密愈多。
  撿回來的兩兄弟果然不愧是毫無血緣關係,性格心理南轅北轍,小七越是單純易懂,阿夕卻更加神秘腹黑。
  唯獨保護自己家人這點,兩人全無二致。
  只是,當他們忙著收拾林之萍身邊層出不窮的爛問題,卻反而輕忽了各自的周遭,也隱隱起了變化……

  神子、魔王、修道者、小陰神,前世的際遇,過往的經驗,這個「幸福家庭」的未來變數,一一浮現蠢動!


卷三介紹:(封面傻傻的美腿林媽媽)

大魔王、美兔子雙雙失蹤?
熟女媽媽,哭哭尋親記!
  失蹤,就像被神隱去了蹤跡……

  林之萍難得出國,享受洋帥哥環繞的美夢,卻接到兩個兒子同時打來靈異電話,催她快快回家。
  誰知返國後,可愛的小家庭已沒有了阿夕和小七的氣息,只剩下熊寶貝瑟瑟發抖……

  究竟有什麼事會讓今夕棄家不顧?
  小七則似乎捲進了黑道、術士合謀的綁架案,兩個兒子同時搞失蹤,手心手背都是肉,林之萍該找誰幫忙?從何著手?

  地下十殿上來的優質好男孩,駕著狗狗車的墨鏡帥哥,粉嫩可口的天才人類術士……
  為了尋找失蹤的寶貝兒子,林之萍,人類逞強的極致,大爆發!

  魔王、神子、仙女、神將、鬼臣,理不清的嗔癡糾葛,天上地下都是一樣!

卷四...你快點出來(嗚...我討厭追文)

----------- 總結:歡樂的家庭文(?)

其實很喜歡林之萍,這位可愛的林媽媽,一位很愛小孩的傻媽媽
雖說小孩都不是她親生的,但納入她的名下,牽起他們的手......就是她的小孩了

這系列讓人內心充滿許多溫暖,
雖說林之萍沒有「那方面」的能力卻會想辦法握住自己小孩的手,不讓他們走丟。
真是個傻媽媽,明知道最後的結局沒有人會陪伴在她身邊,卻還是很愛很愛他們......


林綠的blog 綠林山寮 幫大家直接連結陰陽路系列,都有貼只是順序不一定流暢,建議還是看實體書好

ps.還是當下看完文的感觸比較深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樓主| 發表於 2011-12-19 11:46: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班班 於 2011-12-19 11:53 編輯

試閱:囝怨 一

  我喜歡夜間散步。

  這習慣從當上人母、治安衰頹後也沒改掉,兒子再三勸說,我也只是笑笑過去。

  家裡的人很早就死光了,腦海裡只留下祖父的鄉野奇談。爺說,夜晚不是人活動的時間,出門要特別小心(顯然被我忘了),但也可能遇上驚奇,因為會掉下不屬於人間的寶物。

  所以兒子沒辦法反抗我,他就是我撿來的寶貝之一。

  今天正好寶貝兒子約會去了,下班後隨便吃一吃,趕緊找個僻靜的地方進行娛樂。

  不像白晝,晚上的風涼爽又安靜,我哼著失傳的兒歌,用高跟鞋亂踩產業道路上的小石頭,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好快樂。

  「大姐。」

  「靠!」我被嚇得摔了一跤,狼狽爬起來,隨即四處搜尋害死我的原兇。

  不遠處,位在路的坡段下方,有間不起眼的小廟,只有一盞黃燈吊著,昏昏暗暗。

  而廟前坐著一個不良少年,托著頰,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看過來。

  說他不良是因為那頭金髮,脖子戴著閃亮亮的金項鍊,制服也亂穿一通,還在這個時間點到處遊蕩。

  「這麼晚了,還不快點回家?」我拿出大人的架勢教訓他,他露出遇到白癡的表情。

  「大姐,妳才該快點滾回去。走到人家的地盤上了都不知道?」少年拍拍褲子起身,插著口袋往我這邊過來,要犯案了是嗎?

  「你想幹嘛?」該死,我怎麼也翻不到包包裡的防狼棒。

  「送妳回去啊!」他伸出雙手,手背上都是古怪的刺青,就這麼往我肩上用力一推。

  然後我就摔在家門口了。

  看來我撞出相當大的噪音,左鄰右舍都從門後冒出頭來,但就是沒人願意拉我一把。灰頭土臉爬起來,痛痛痛,手腳一片擦傷,加上瘀青,那個死小子,我會記住一輩子。

  「匡」地一聲,門從裡頭推開,開門的人是個戴眼鏡,相當帥氣的年輕人,他就是我的寶貝兒子。

  「媽?妳怎麼了?」他顯然被我的狼狽樣嚇得一怔,七手八腳把我扶進客廳沙發。

  「沒事,我不想說。」這真是我散步記錄的一大敗筆,以後都不去第二公墓了。「倒是你,怎麼會這麼早回來?跟花花吵架了?」

  兒子去拿藥水和貼布過來,沒回答我的問題。但這樣一時的沉默怎麼能讓他老媽死心?趁他在揉我的膝蓋,我也慈愛地揉兒子的大頭,希望他能分享一點八卦出來。

  「媽,人家叫茵茵。」兒子投降了。

  「哦。」都一樣嘛!

  「她和朋友去夜唱,我不會唱歌,所以就……」

  「騙你媽的,你不會唱歌?!」開玩笑,我兒子可是高中樂團的主唱耶!所以情人節來家門口埋伏的學妹才會那麼多。

  「媽,妳果然有偷偷來我高中校慶。」兒子無奈地說。

  「住口,現在是我在質問你!」我扳住臉孔,兒子嘆口氣。

  「茵茵只要朋友在,就會叫我買東西給她。現在經濟不景氣,我不能亂花錢。」兒子像個老頭慨嘆,他怎麼還沒二十就滄桑成這樣?是我害的嗎?

  我聽得心酸,從皮包翻出錢包,把僅存的二千元塞到兒子手上,外加一份信用卡申請書。

  「去給她買點好的,一切有媽在!」我豪氣干雲。

  兒子卻擺出哭笑不得的樣子。「我們房貸還沒還完,水電費的帳單也來了。」

  可惡,貧窮去死!

  「這我會想辦法,你別讓同學看不起就好。你媽小時候因為家裡欠債,身邊都沒男人。現在收入穩定了,一定可以供你到結婚。」

  人家小孩被收養都是去享福,而我兒子卻是跟著我吃苦。從小有一餐沒一餐,沒遊戲機沒電腦,他從來沒有抱怨過。我會那麼努力工作就是發誓不要再讓他吃到任何一包速食麵。

  兒子處理好那些傷,才捧著醫藥箱坐到我身邊來:「我跟她家世背景差太大了,可能不適合。」

  「什麼?花花她很可愛啊!」我承認以貌取人,我跟花花其實不熟。

  「媽,是茵茵。」兒子眼神透出幾絲憂鬱。「她很不錯,可是她聽不進去我的話,她身邊有……」

  我明白了,原來是那個。

  「你看到東西了。」我兒子什麼都很棒,只是有陰陽眼。

  兒子鎖緊眉頭,把嘴巴抿成一條線。他真是我見過最最低調的通靈人士,這麼多年來,知道他這個秘密也只有他老媽我。可能和他不堪回首的童年有關,兒子一直覺得這種能力只會跟壞事扯在一塊。

  「是小孩子,嬰兒,黏在她的下體。」

  我剛開始聽了還沒反應過來,後來才慢慢驚覺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

  「你的嗎?那女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孫子!」

  「媽,妳冷靜點,我跟茵茵才交往三個月。」

  「三個月不是早全壘打了?」我一直在等待我的金孫。

  兒子不說話了,我知道他想吐嘈我,但又體貼地忍了下來。

  「是突然出現的,我不曉得該怎麼問她,也不曉得該怎麼做才好。」兒子憂心忡忡,我能明白他的心情,難怪他不想和女朋友待著,那風景實在太嚇人了。

  「媽假日陪你去拜拜吧?」我拍拍兒子的肩。

  「這邊的師父都是神棍。」兒子似乎對宗教信仰心死了。「媽,妳也很容易招惹東西,晚上別再亂跑了。」

  話怎麼會轉到我頭上來呢?

  「我是想幫你撿個弟弟妹妹。」我婉轉拒絕兒子的美意。

  兒子又重重嘆息著,去熨我明天的襯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12-19 11:48: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班班 於 2011-12-19 11:53 編輯

  隔天,親愛的上司推薦我一處可以化解嬰靈的地方,一下班,我便為了寶貝兒子的煩惱前往市立第二公墓。

  老實說,我對墳墓堆有種莫名的偏愛,當初也是在亂葬岡撿到兒子的。空氣中的線香味特別純淨,風也特別涼爽,而且還不會有機車狂鳴喇叭。

  「大姐。」

  「哎呀?」這聲音好像有聽過。

  「瘋人院馬路直走右轉。」昨天那個金髮不良少年踩在某個斷裂墓碑上,朝我昂了昂下巴。

  「沒禮貌,誰是神經病啊?」禮尚往來,我對他揚了揚中指。

  「天黑跑來墓仔埔轉圈圈的老女人不是神經病是什麼?還連著兩天咧!妳說說看啊?」口氣真衝,就算他講的是事實,我可不會承認。

  「我不是特地來轉圈圈,而是想找一間靈廟卻不幸迷失方向。」敝人委婉糾正他的誤會,希望混蛋小子能明白。「不良少…呵,同學,你能幫阿姨帶路嗎?」

  不良少年維持插口袋的痞子姿勢,踩著羅列的石碑來到我面前,動作輕盈得不像人類,難道我遇到鬼了嗎?

  「啥伙?」他說了一句外星話。

  「哪泥?」我回敬客氣的外語。

  「找我什麼事?」他突然又說中文了,害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我是來找一間廟,不是來找你。」我很有耐性地重申一遍。

  「都一樣啦!那邊的土地,那邊的百姓公,跟這邊的鄭王爺都是我在管啦。昨天妳打擾了大爺們的慶典,好在他們不跟妳一般見識。」不良少年自顧自說了一大串話,我看著他泛黃的制服。「正好,老子餓了。」

  我也沒吃,你在靠么啥伙?

  「走,邊吃邊說,這一餐當諮詢費。」他抓過我一邊手臂,蠻橫地往市區方向走去。

  我從公事包裡拎起半條紅豆吐司,在他眼前晃晃。不良少年僵持十秒,還是屈就於吃過的土司。

  對坐在很像椅子的墓碑上,我問他是不是在棺材裡餓了幾百年,他說了聲幹,他可是活生生的男子漢,只是白天跟同學打架,被老師處罰不准吃營養午餐。

  「是他先拉我頭髮,我才拔他鼻環!」不良少年憤恨咬下便宜的吐司,把食物當敵人般火速消滅。

  「你唸那什麼鬼學校,轉學吧?」我由衷建議。當初媽媽我可是帶著兒子孟母三遷,才找到一間沒有鬼欺負他的乾淨小學。

  「沒法度啦,學費是蘇老師幫我墊的,而且其它高中都不能染,麻煩死了。」我懂了,重點是你那顆金毛。「話說回來,這裡求的都是冥間事,妳做了什麼夭壽代誌要來解厄?」

  「不是我,是我未來媳婦兒,我兒子第一個交上的女朋友,很難得,不好好把握,憑阿夕的個性,他一定會去當和尚。」我非常篤定,兒子什麼都好,就是對世事太淡泊了。哪天我走了,真不知道他怎麼活下去?

  「妳結婚了?」不良少年訝異得跟什麼似的。

  「沒有。」林之萍,三十九歲,單身,誠徵愛小孩的好男人。

  「大姐,妳命裡沒子嗣啊?不是丈夫那邊的拖油瓶,兒子是哪來的?」

  「兒子就是我兒子,你管他哪來的!」人們老愛說長道短,笑我老姑婆就算了,卻總是要把孩子拖下水。

  「這樣我算不出來啦,他又不是妳真的小孩,從妳的血脈當然推不出前因後果。」不良少年說得天經地義,也順便狠狠踩到我的地雷。

  剛養到兒子那兩年,我出了一場大車禍,偏偏那時候醫院鬧血荒,急救卻等不到血。我家的人早死光了,身邊只有小小的養子陪我,兒子從小就喜怒不形於色,那次卻拉著我的指頭哭。

  哭說他要是我真的小孩,就能救他媽媽了。

  (啊,真聰明,年紀小小就有血型的概念,好棒。)我當時好像說了這種話,然後被寶貝兒子打。唉,我好委屈。

  到此為止,我放棄和不良少年交涉,放下一罐保久乳當謝禮,走人。

  「喂,妳等一下,等一下啦!」小混混不停呼喚我的倩影,而我想回去看兒子,沒有理他,不料小屁屁遭到皮鞋的襲擊。

  「哇噗!」老娘穿高跟鞋,老娘平衡感失調,老娘操你祖母!「臭小子,你找死啊!」

  我抹開臉上的灰,他一臉凝重瞪著我,從口袋翻出皺巴巴的學生證。

  「呃,朱…狗……」我死也不會給自家小孩取這種名字。

  「呸呸,本大仙才不叫這個,我只是倒楣給個不識字的廟公撿到。」不良少年把證件塞到我手裡,雖然聰明如林媽媽我也不懂他的用意。「妳身上沾的那些邪氣要是妳兒子的,那他問題可就大了。」

  「不用唬我,我家沒錢!」恫嚇這招,在我帶小夕夕到處收驚的時候,早就從那些神棍身上看膩了。

  「我不是騙子!」不良少年突然大吼,但又很快地繃回冷臉,好像厭倦澄清這種事。「反正,妳人不錯,我願意幫妳一次。」

  他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哦,謝啦。」

  「妳這兩天是運氣好才碰到我巡夜。事情如果真的發生,到這裡,告訴它們:找『白七仙』。」不良少年轉了轉脖子那條粗金鍊,亮光弄得我好刺眼。

  「啊?」他們是誰?騙子仙又是誰?(白七音近台語「騙子」。)

  等我再睜開眼,墓地已經什麼人都沒有了,像夢一樣,只不過那張學生證還在我手心裡。


試閱:囝怨 二

  回到家,燈還是暗的,阿夕不在,我好無聊。

  雖然老是叫寶貝兒子上大學好好玩,去見見世面,但人不在身邊,還是會寂寞~姑且稱之為媽咪的複雜心情。

  過了一會,我就被兒子放在客廳桌上,做一半的針線活吸引住。他國中就會縫點小娃娃拿去禮品店賣,聽說花花就是看上他和外表完全不符的賢慧個性。

  看來這隻大熊寶貝也是要給花花的禮物。那好,我就來幫兒子一點小忙吧!

  「媽,拜託妳別碰,住手-」

  我兒子摔了背包狂奔過來,門也忘了關,硬把我懷裡的熊和女紅搶走,太傷他媽媽的心了。

  「小夕,好吶,我也好歹幫你縫過內褲。」我看著兒子回頭鎖門,把我踢亂的鞋子放回玄關,去洗洗手,再回來堅定地拒絕我。

  「然後妳把布袋針縫進妳大姆指裡。」

  「這種事我哪記得!」

  「好在我記得。」兒子幽幽呼了口氣。

  林今夕,你造反啊!

  「話說回來,寶貝,你臉色又比昨天差了不少。」我勾住兒子的肩,把他拖過來逼供。

  「沒事。」他伸手拉緊外套,可是屋子裡明明不冷。

  「脫光。」媽媽我一聲令下。

  「媽,我已經十九歲了。」

  我微笑,冷不防扯開兒子外衣,才看一眼我都傻了,血,都是血,整件白上衣染滿紅褐色的污點。

  「救護車~!」要死囉,我的小寶貝啊!

  「媽,冷靜點,我只是沾到。」兒子捧住我慌張的臉,用力往內擠,痛痛痛!「妳去休息吧。」

  他幾乎是祈求般請我不要管事,但我做不到。

  「跟媽說嘛~媽咪永遠是小夕最溫暖的避風港喲~」

  「我不想妳擔心。」兒子就是愛逞強,但這也是我不得不疼他的原因之一。

  「花花還好吧?我們等下買水果去探望咱家媳婦兒。」

  兒子睨了我一眼,他有時候眼神會露出殺氣,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他只是納悶我這顆腦袋怎麼發現是他女朋友出事。

  「不用了,花花…茵茵她正在家裡靜養。」兒子深吸口氣,把今天下午的情況娓娓道來。「她突然身體不適,我帶她去學校保健室休息,她一直喊痛,下面很痛,才沒多久,她那條裙子就全都是血…從她下體流出來,擦不乾……」

  「月經來?」

  「不是!」兒子嚴厲否認我的猜測。「我看到有個娃娃在咬她那個地方。」

  「娃娃?熊寶貝?」

  「是未成熟的嬰兒,爛了一半,還拖著肚臍。」兒子耗費絕大的力氣才說出口。

  我撫平手臂竄起的毛細孔,太可怕了。

  「媽。」兒子小心翼翼叫著我,我抬頭就看見他又在那邊自責的臉。

  「我只是聽聽,你親眼見到,一定嚇壞了吧?」

  爺說,那個世界,跟我們世界隔了一面牆。而平常人的牆是水泥築的,我兒子得到的卻是透明壓克力材質。看他又在壓眼皮,一副恨不得挖掉眼珠子的模樣,我就心疼。

  「好在你發現了,不然花花一定會被誤診成婦女病。」我拍拍兒子的手,露出可靠的笑容。「這事媽媽會想辦法,我明天下班就帶花花去找厲害的師父,斬妖除魔!」

  兒子在我的堅持下終究屈服了,可是他眼底的懊惱始終沒有減輕一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12-19 11:57: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班班 於 2011-12-19 11:57 編輯

 「說吧,妳每次露出這麼諂媚的笑容就是要拜託事情。」

  我的身份是秘書助理,而我面前仰躺在辦公椅上的囂張男人是本公司最能幹和最八卦的總經理秘書,姓王,不過我都叫他「包大人」。

  「我想找花花。」兒子早上裝死,把早餐煮好就跑了,還以為我沒有辦法弄到他女朋友的聯絡方式,實在太小看他老媽我。

  「誰啊!」包大人踢了下辦公桌腳,可見他很生氣。我提供的線索有那麼不足嗎?

  「好像叫謝茵茵…跟阿夕同一所大學。」

  包大人露出「我終於說人話」的神情,挺起身,用粗短的手指暴力敲打鍵盤,過了十秒,他叫我先去泡茶再說。

  「那女人很亂。」

  端咖啡回來時,包大人扔來一句話,弄得我莫名奇妙。

  「林之萍妳這個廢物,我說的是茶,茶啊!」


  他吼的第二句話我就聽懂了,身為下屬,理常乖巧地賠罪。

  「哦,那個高山茶我自肥了。」雖然很好喝,但也要注意山坡地水土保持。「老王,茶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兒子的女朋友。」

  包大人抓了抓他稀疏的頭髮,最後還是喝掉那杯過期的咖啡。

  「這女人不簡單,模特兒出身,交往過的男人少說也有百個。房子和車子都是『男友』送的,睡一晚的單價三萬元起跳。要說出來賺,但她父母明明有錢得很。」

  「這三個月呢?」

  包大人瞪了我一眼,又回頭摸索他的萬能電腦。

  「似乎停工了,大概經紀公司希望她收斂吧?也因為如此,弄得她一些男人很不滿。」

  「她人現在在哪?」我把吃剩的午餐往包包塞,拉上拉鏈。

  「東區百貨地下咖啡廳。」老實說,包大人不去幹情報員太可惜了,他眼線可是遍布全台灣。

  「老王再見!」我拔腿就跑,一路和同事們擊掌道別。

  「再見個頭,我說過今天要加班!混蛋!」

  包大人,人命關天,事不宜遲,您就安息吧!



  我在亮麗的餐廳外,找到了花花一行人,三個美女坐在那裡說笑,好不養眼。

  中間那個綁馬尾的就是花花,人家得化兩倍的妝才有她一半漂亮,完全沒有要死要活的慘狀,只是看起來有些虛弱。

  難道事情解決了嗎?我為兒子鬆了口氣,漫步過去打招呼。

  「哎喲,這不是花花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花花看我的眼神不怎麼自然。

  「茵,妳認識啊?」花花的朋友發出誇張的驚叫。

  「林阿姨,妳好。」花花避開我的目光,小小聲回應。

  「這就是林今夕他媽啊,被他誇得多好多好,還不只是個老女人。」

  「妳不要這麼講啦,好沒禮貌喔!」

  雖然聽起來不太舒服,但她們笑得那麼開心,我也不好意思掃興。

  「拜託,誰叫妳男朋友每次都要回去『照顧媽咪』,妳不是覺得好噁心?哪有人黏兒子黏那麼緊!」

  對呀,我們可是世上感情最好的母子檔。

  「妳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小孩子愛玩,但不要太逞強。」我的目標只有花花,事情不大對勁,得快點把她攻略下來。

  「不關妳的事!」花花繃緊的那根絃斷了,我被潑了玫瑰花茶,別誤會,那只是她手滑。「我已經跟他分了,你們這種人家也想高攀我?快點滾回去!」

  我像隻落水狗,轉身狂奔,後頭傳來的嘲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兒子。

  電話不通,我只想得到一個地方,包計程車直衝回家。

  「阿夕、阿夕!」這是一種身為母親的直覺,花花面對我的感覺很複雜,害怕、驚訝,而最深的那點就是愧疚。

  屋子是黑的,我破門而入,差點就踩到我寶貝兒子。他抱著肚子,蜷在玄關旁,汗水浸溼衣衫。

  「媽,不要把鞋子穿進來……」

  兒子必須維持房子的整潔,我體諒他,把高跟鞋扔上門。再低身撫摸他的額頭,摸到一片冷汗。

  我知道他為了救女朋友,做了某些犧牲。

  「媽,我沒事……」

  兒子的腹部隆起一片,不時跳動著。大腿兩側流滿血,原本洗白的牛仔褲都變成黑褐色。

  曾經有哪個誰說我天賦異稟的兒子十九歲有個死劫,我故意忘了那麼久,今天總要來面對命運。

  「今夕,媽媽來幫你受這個苦,好不好?」我把手伸向兒子懷孕似的肚子,沒想到被他猛然推開,一副看到妖魔的樣子。

  「妳不要管我,快走!」他半跌半跑進自己房間,反鎖起來,任我在外邊哭叫都沒有用。

  我想找出備份鑰匙還是電鋸什麼的,絕對不能讓寶貝兒子一個人孤零零承受煎熬。

  他小時候,半夜被鬼咬腳趾,腳上十片趾甲都被啃爛了也不多吭一聲。我是看不到那些東西,但對我孩子的傷害卻是事實,於是我剁了一根小小的腳趾頭給它們,請它們收手。

  從此以後,林今夕在事情鬧大之前,都會自動叫我帶他去找師父。

  這次情況緊急,已經沒有時間等有緣人來化解災厄。我沒找到鑰匙,卻翻到不良少年的學生證。

  「阿夕,等我!」我向房間裡的兒子保證道。

  這次不管要錢要命,老娘都梭了!

試閱完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7 11:2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在看陰陽路呢! 看到第四集了,看的我想笑又想哭TT
小七兔實在太~~~可愛了!(尖叫)
夕夕這超腹黑的溫柔太~~~讓我臉紅心跳了!!(再尖叫)
可愛的之萍小姐是世界上最~~~棒的媽媽!!!(大抱抱)
不過進入第四集,講述的是小七兔的師傅---白皓雪的故事。
雖然還沒有看完,不過我可以很堅定的說:「就算拿君臨全世界的位置跟我換這個男人,我也絕對不會放手! 這樣好的男人阿~是世上唯一也是最珍貴的寶藏。若我是他的妻,那我這一生最大的成就不是事業,而是能跟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 Sebafans - 蝶迷討論區

GMT+8, 2014-10-21 05:10 , Processed in 0.0451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